少昊
少昊,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人物之一,他是三皇五帝中的五帝之一,也是华夏子民的共同祖先。少昊,有叫少皓,少颢,后人称他为青阳氏,云阳氏,穷桑氏。他曾在东部沿海建立了自己的部落,在位时间长达八十四年,少昊的部落以凤鸟作为图腾。这与少昊的出生有关,据说在他出生的时候,房顶周围出现了五只颜色不一的凤凰,因此少昊以凤鸟为部落的图腾。 少昊天子聪颖,在他父母的培育下,凭借他的天赋异灵成就了非凡的本领,少昊在东海边上建立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国家,而且有一套完整的体系,以鸟类划分官职,分工明确,这样有序的制度也是为少昊后来成为整个东夷的首领提供了政治保障。

少昊是汉族神话中的五方天帝之一(按照周礼,各个诸侯国都会祭祀五方天帝),为五方天帝中的西方天帝。依,已,己姓,或说已姓,名挚,号金天氏,又称“朱帝”、“白帝”、“西皇”、“穷桑氏”、“空桑氏”,在位八十四年,寿百岁崩,其后代郯子国尊为高祖(见于《春秋》),后人尊为祖先神帝。

圣子诞生

玄嚣少昊之所以被成为“穷桑氏”,是因为少昊的母亲皇娥在天上织布,在筋疲力尽的时候,常常到西海之滨的一颗大桑树下休憩玩耍。传说皇娥遇启明星(金星)而生少昊。

在少昊诞生的时候,天空有五只凤凰,颜色各异,是按五方的颜色红、黄、青、白、玄而生成的,飞落在少昊氏的院里,因此他又称为凤鸟氏。少昊开始以玄鸟,即燕子作为本部的图腾,后在穷桑即大联盟首领位时,有凤鸟飞来,大喜,于是改以凤鸟为族神,崇拜凤鸟图腾。不久迁都曲阜,并以所辖部族以鸟为名,有鸿鸟氏、风鸟氏、玄鸟氏、青鸟氏,共二十四个氏族,形成一个庞大的以凤鸟为图腾的完整的氏族部落社会。

凤鸟立制

少昊在父黄帝和母嫘祖精心培育下,具有神奇的禀赋和超凡的本领。少昊少年即被黄帝送到东夷部落联盟里最大部落凤鸿氏部落里历练,并取凤鸿氏之女为妻,成为凤鸿部落的首领,后又成为整个东夷部落的首领。他先在东海之滨建立一个国家,并且建立了一套奇异的制度:以各种各样的鸟儿作为文武百官。具体的分工则是根据不同鸟类的特点来进行。

凤凰总管百鸟,然后再有燕子掌管春天,伯劳掌管夏天,鹦雀掌管秋天,锦鸡掌管冬天。除此之外,他又派了五种鸟来管理日常事务。孝顺的鹁鸪掌管教育,凶猛的鸷鸟掌管军事,公平的布谷掌管建筑,威严的雄鹰掌管法律,善辩的斑鸠掌管言论。另外有九种扈鸟掌管农业,使人民不至于淫佚放荡。五种野鸡分别掌管木工、漆工、陶工、染工、皮工等五个工种。

凤国盛世

少昊见百鸟之国到处呈现繁荣向上的景象,十分欣慰。他请来年幼的侄儿颛顼帮助料理朝政。颛顼不负众望,干得很出色,深得叔父的赏识。少昊见侄子非常辛苦,就教颛顼弹琴。

少昊时期,是华夏凤文化的繁荣时期,现江姓等有少昊血缘的族裔的姓氏图腾里仍带有凤鸟或燕子图案。从少昊起到嬴、江得姓始祖元仲一直是华夏族主干东夷部落联盟的首领。少昊族从大伏羲氏族发展而来,是东夷势力的代表。到黄帝时期,炎帝族和黄帝族融合,产生了早期的华夏族。

夏启破坏禅让制后,引起了东夷部落与夏王朝的对抗。

到夏后期,东夷之商族在首领汤的带领下,重新入主中原,华夏两大集团加快了融合的速度,但到纣王时期,欲完全吞并东夷,又引起对抗,西部的周族趁机占领商族中心而取代了商。

周武王立周后,周公旦与太公先后发动了几次大规模的周征东夷战争,东夷势力范围被大大压缩,直到春秋末期,东夷完全融入了华夏族。华夏凤文化先于龙文化存在和发展,在凤文化的基础上诞生和发展了龙文化,凤文化和龙文化是华夏族两大文化支柱。

抚琴高手

据相关记载,少昊擅长弹琴。

家族世系

(1)华胥氏伏羲(女娲)—少典(配附宝)—黄帝(姬轩辕,配嫘祖)—昌意(黄帝次子)—颛顼鲧曾鲧祖鲧父(/,本名姒文命,夏朝开国君主)—姒启(夏启)—姒太康、姒元康、姒伯康、姒仲康、姒武观

(2)华胥氏伏羲少典黄帝少昊(本名姬己挚,又名玄嚣,黄帝长子)—蟜极帝喾(名姬夋,又名姬夒或姬夔)—(约前2096-?年在位)—昭明相土昌若曹圉(?-1875年在位)—王亥(又名振,1875-1775年在位)—上甲微(1770-约前1720年在位)—报乙报丙报丁主壬(也作示壬)—主癸(也作示癸,前年-1675年在位)—商太祖成汤(商朝开国君主)—太丁、外丙、仲壬

(3)华胥氏伏羲少典黄帝少昊蟜极帝喾(约前2096-?年在位)—昭明相土昌若曹圉(?-1875年在位)—王恒(商部族首领,1775-1770年在位)

(4)华胥氏伏羲少典黄帝少昊蟜极帝喾(史称后稷,本名姬弃)—不窋(kū)—公刘(姬刘)—庆节皇仆差弗毁隃(姬隃)—公非(姬非)—高圉亚圉公叔祖类(姬类)—周太王(又称古公亶父,本名姬亶)—周王季(也称季历,本名姬历)—周文王姬昌周武王姬发(周朝开国君主)

(5)华胥氏伏羲少典黄帝少昊蟜极帝喾台玺叔均(也被周朝奉为先祖)

(6)华胥氏伏羲少典黄帝少昊蟜极帝喾(又称帝或唐)—丹朱

(7)华胥氏伏羲少典黄帝少昊蟜极帝喾(即帝挚)

(8)华胥氏伏羲少典黄帝少昊蟜极业父大业伯益大廉衍曾衍祖衍父中衍轩祖轩父戎胥轩中潏蜚廉恶来女防旁皋太己大骆秦非子(秦国首任国君)—秦侯公伯秦仲秦庄公—……—秦始皇(嬴政,中国首位皇帝)

(9)华胥氏伏羲少典黄帝少昊蟜极业父大业伯益大廉衍曾衍祖衍父中衍轩祖轩父戎胥轩中潏蜚廉季胜孟增衡父造父渠父安父梁父莒父奄父叔带(赵国始祖)—明祖明父公明赵成子(赵衰)、赵夙

(10)华胥氏伏羲少典黄帝少昊蟜极业父大业伯益若木(伯益次子)—昌曾昌祖昌父费昌(费国始祖,费姓始祖)

(11)华胥氏伏羲少典黄帝少昊蟜极帝喾陶父皋陶(李唐皇帝的始祖,也是李氏家族的得姓始祖,其子孙被封于英、六,此后世系不明)

(12)华胥氏伏羲少典黄帝少昊蟜极挥公(张姓始祖)

(13)华胥氏伏羲少典黄帝少昊昧祖昧父台骀

(14)华胥氏伏羲少典黄帝少昊(句芒)、该(蓐收)、穷奇、般、倍伐、穷申、瞽目

(15)华胥氏伏羲少典黄帝昌意(黄帝次子)—颛顼古蜀王、魍魉、梼

(16)华胥氏伏羲少典黄帝昌意颛顼穷蝉敬康句望桥牛瞽叟(又称帝或虞)—商均—……—遏父(或称虞阏父,是商均的三十二世孙)—陈胡公(陈国开国君主)

(17)华胥氏伏羲少典黄帝昌意颛顼老童(又名卷章)—吴回陆终昆吾、参胡、彭祖、会人、曹姓(宴安)、季连(季姓、熊姓、芈姓、屈姓、景姓、昭姓始祖、楚国始祖):

①季连—附沮—穴熊—熊完—熊服—熊元—熊机—熊杼—熊怀—熊胤—熊靡—熊祖—熊潜—熊仅—熊绅—熊克—熊成—熊单—熊辅—熊佐—熊文—熊浩—熊杰—熊启—熊苞—熊越—熊儃—熊俊—鬻熊(本名熊蚤)—熊丽(鬻熊长子)—熊狂熊绎(熊狂长子)—熊艾

②季连—附沮—穴熊—熊完—熊服—熊元—熊机—熊杼—熊怀—熊胤—熊靡—熊祖—熊潜—熊仅—熊绅—熊克—熊成—熊单—熊辅—熊佐—熊文—熊浩—熊杰—熊启—熊苞—熊越—熊儃—熊俊—鬻熊(本名熊蚤)—熊丽(鬻熊长子)—熊狂屈紃(熊狂次子)

③季连—附沮—穴熊—熊完—熊服—熊元—熊机—熊杼—熊怀—熊胤—熊靡—熊祖—熊潜—熊仅—熊绅—熊克—熊成—熊单—熊辅—熊佐—熊文—熊浩—熊杰—熊启—熊苞—熊越—熊儃—熊俊—鬻熊(本名熊蚤)—端木侸(鬻熊次子,史称侸叔)—端木典(端木姓得姓始祖)

(18)华胥氏伏羲少典黄帝昌意颛顼老童重黎(晋朝皇帝的始祖)

史籍记载

明·王圻《三才图会》中的少昊金天氏。

黄帝二十五子,其得姓者十四人。黄帝居轩辕之丘,而娶西陵氏之女,是为嫘祖。嫘祖为黄帝正妃,生二子,其后皆有天下;其一曰玄嚣,是为青阳,青阳降居江水;其二曰昌意,降居若水。

《国语·晋语》里说十四人实有十二姓,即姬、酉、祁、己、滕、葴、任、荀、僖、姞、儇、衣,其中青阳与夷古同为己姓,玄嚣和苍林同为姬姓。

《汉书》

方雷氏,黄帝妃,生玄嚣,是为青阳。絫祖(即嫘祖),黄帝妃,生昌意。肜鱼氏,黄帝妃,生夷鼓。嫫母,黄帝妃,生苍林。

黄帝故里志

方雷氏,居于方山,黄帝妃,生休、青阳。

少昊生于穷桑(今山东曲阜),因他能继承太昊伏羲氏的德行,故称少昊或小昊。他曾以鸟作官名,并设有管理手工业和农业的官,主要活动于今山东菏泽一带,擅于治水、农耕。少昊氏最初立国于今山东日照一带,后来建都曲阜。少昊氏族是史前东夷人的重要支系,考古发现的陶文和大墓证明,少昊氏不仅存在于大汶12文化时期,而且还延续到龙山文化时期,期间经历了不断迁移和发展的过程。其中大汶口晚期以莒县陵阳河一带为中心,到大汶口末期迁到五莲丹土一带,龙山早中期又迁到日照王城、两城等地,在滨海地带形成超大规模的中心,龙山中期之末迁到了临朐西朱封一带,到龙山晚期又迁到曲阜一带。少昊氏的迁移过程是不断发展壮大和文明化水平不断提高的过程,经历了从古国到方国的社会转变。到龙山文化末期,少昊氏走向衰亡,被东夷新崛起的皋陶、伯益等政权实体取代。东夷少昊氏是中国东部沿海的古老部族,少昊氏属于其中一支,

少昊部族以鸟为崇拜图腾。这是早在五十多年前,学术界通过钩稽文献记载所达成的共识。随着考古资料的增加,学界又逐渐形成了海岱地区的史前文化属于东夷太昊氏、少昊氏为代表的文化这一共识。

后来随着史前陶文等新资料的发现,有学者进一步提出,分布于豫东皖北一带的大汶口文化属太昊氏遗存,在鲁南和鲁北一带的大汶口文化则是少昊氏遗存。这些实证研究极大丰富了我们对海岱地区史前社会的认识。但同时又出现一个问题,海岱地区史前社会发展的鼎盛期实际是龙山文化,如果认为少昊氏只存在于大汶口文化时期,就必须对它与龙山文化的关系作出合理解释,否则将与少昊氏作为东夷族最繁盛支系的大量文献记载产生矛盾。因此,就有必要结合考古发现与文献记载,对少昊氏在史前尤其是龙山时期的发展流变进行探索,这有助于我们准确评价少昊氏在海岱地区早期文明化进程中的历史地位。

在先秦典籍《列子·黄帝》中记述了黄帝身体不好调养三个月不亲政事而悟道的事:

黄帝即位十有五年,喜天下戴己,养正命.娱耳目,供鼻口,焦然肌色奸黪,昏然五情爽惑。又十有五年,忧天下之不治,竭聪明,进智力,营百姓,焦然肌色奸晦,昏然五情爽惑。黄帝……斋心服形,三月不亲政事。昼寝而梦,游于华胥氏之国。华胥氏之国在弁州之西,台州之北,不知斯齐国几千万里,盖非舟车足力之所及,神游而已。其国无帅长,自然而已。其民无嗜欲,自然而已。不知乐生,不知恶死,故无天殇;不知亲己,不知疏物,故无爱憎;不知背逆,不知向顺,故无利害;都无所爱惜,都无所畏忌。入水不溺,入火不热。斫挞无伤痛,指槌无瘙痒。乘空如履实,寝虚若处床。云雾不碍,雷霆不乱其听,美恶不滑其心,山谷不踬其步,神行而已。

黄帝既悟,怡然自得,召天老、力牧、太山稽,告之日:“朕闲居三月,斋心服形,思有以养身治物之道,弗获其术。疲而睡,所梦若此。今知至道不可以情求矣。朕知之矣!朕知之矣!而不能以告若矣。又二十有八年,天下大治,几若华胥氏之国,而帝登假,百姓号之,二百余年不辍。

列子这段所述内容是黄帝悟“道”并最终得以“登仙”的过程,分析列子所传承记述的黄帝之后“二百余年不辍”,这就是传承于黄帝的少吴金天氏时期。少昊金天氏末期《国语》记述:“及少吴之衰也,九黎乱德,民神杂糅,不可方物。夫人作享,家为巫史,无有要质,民匮于祀,而不知其福。蒸享无度,民神同位……”从这看,根据黄老学、老庄学说所体现出的达观思想和逍遥自在、无我无物、追求成仙的处世态度(黄帝修道,“道家”的淡然思想、宽阔的胸襟也促进了黄帝选贤传位给少吴),少吴时期应是一个全民大自由大放松时期。那时家家有巫,人人寻仙通神,这客观上促进了神仙家及各项文化理论认识和发展。 各族生活非常合乐。

《山海经·西山经》

“又西二百里,曰长留之山,其神白帝少昊居之。其兽皆文尾,其鸟皆文首。是多文玉石。实惟员神磈氏之宫。是神也,主司反景。”

《山海经·大荒东经》

“东海之外大壑,少昊之国,少昊儒帝颛顼,弃其琴瑟。有甘山者,生甘渊,甘水出焉”。

《山海经·大荒南经》

“东南海之外,甘水之间,有羲和之国。有女子曰羲和,帝俊之妻,生十日,方浴日于甘渊。”

晋人郭璞在为《山海经》“甘渊”作注时说:“水积则成渊也。”珂案:大荒南经云:“东南海之外,甘水之间,有羲和之国,有女子名曰羲和,方浴日(原作日浴,据宋本改)于甘渊。羲和者,帝俊之妻,生十日。”经文“东南海之外”,北堂书抄卷一四九引无南字,无南字是也。大荒南经此节疑亦本当在此经“有甘山者,甘水出焉,生甘渊”之下,乃简策错乱,误脱于彼也。此经甘渊实当即大荒南经羲和浴日之甘渊,其地乃汤谷扶桑也。

《海外东经》云:“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即此,亦即少昊鸟国建都之地。《尸子》(孙星衍辑本)卷上云:“少昊金天氏邑于穷桑,日五色,互照穷桑。”谓此也。则所谓甘渊、汤谷(扶桑)、穷桑,盖一地也。少昊在位期间,因修太昊之法,故称少昊。设工正、农正,分别管理手工业和农业,以发展生产。同时还“正度量”,即订立度量标准,并观测天象,制定历法,发明乐器,创作乐曲,以鸟命官(其实是用不同的鸟作各少昊部落的图腾),少昊的图腾可能是燕子(嬴)。同时,还与炎黄部族建立了密切的交流关系,比如他收留、养育了黄帝的孙子颛顼接任自己东夷部族联盟首领的职务。《春秋命历序》说少昊传8世,500年,《易纬稽览图》说是400年,后期青阳氏强力四征,重兵苦之,遗之美女。青阳之君悦之,营域不治,大臣争权,远近不相听,国分为八(《逸周书·史记解》)。周朝时嬴熊诸族、徐、群舒、赵、秦、江、梁、黄贵族多是其后代。而《史记》则说,玄嚣不在帝位是司马迁写《史记》时根据汉武帝指示所作的误传。